子扶

柔情千尺 最误人

[瓶邪]后知后觉 1(3.28)

1

 

钻进出租,吴邪伸手去扒张起灵肩上的书包背带,出于本能,后者往后躲了一下,两人都有一瞬间的尴尬。停顿片刻,张起灵略微侧过身子,顺着他的手把书包脱下来。包被塞得圆鼓鼓的,压在两人中间的座位上,成了秦岭,硬生生划分出一南一北。吴邪报了地址,车开动起来。

七月份的天,把人热掉半条命。

吴邪摇下车窗,道:“东西都带齐了?”

张起灵点头。

吴邪笑道:“祖宗,昨天加班到十点,回来还把客房给你从头到尾打扫了一遍,一根头发丝都没有了。”

张起灵道:“我自己来就好。”

吴邪道:“跟我客气?”

张起灵没说话了,把车窗摇到底。

人就是这样,挨不过时间和地域的考验,终究,多少还是生分了。

十年了?好像是这个数,张起灵来他们家十年了。初见时还是个小不点,闷声不吭的,有点小大人的样子。但似乎清楚自己的处境,非常懂事,吴邪大小事惹过不少,张起灵却从没闯过什么祸。吴三省夫妇把他当亲儿子养。虽然张起灵这副清冷性子,但吴邪自认为曾经两人感情还是不错的。是什么时候开始的?渐行渐远了——好像是从他上大学开始。节假日才回家,不过那时候还好,有寒暑假。工作以后有周末,但人都有社交,也有工作累了想大睡特睡的时候,不是每个周末都往父母那边跑,久而久之,真的生分了。半年前张起灵上了高中,市重点,离家远,就住校了,两人各自有了圈子,各有各的忙处。

这次吴一穷单位组织海南旅游,恰逢暑假,本来要带张起灵一起去的,后者不肯,恰好他的钢琴班也有课,就作罢了。夫妇俩不在家,便叫他到吴邪这里住。

“都还适应吧?虽然是重点,也不要有压力。”

吴邪开始找话题。当兄长的是该拿出点样子来。

张起灵点头。

吴邪好笑,道:“看你也不像会有压力的人。我那时候,不是市重点,只进了学校重点班,每次模拟考之前都觉得天要塌下来了,那种班里都是变态,一不留神就能从前十掉到倒数。”

张起灵道:“我记得的。”

吴邪在身上摸了半天,除了烟,找到一盒木糖醇,往自己手心里倒了几颗扔进嘴里,剩下一整盒都扔给张起灵,挪了挪姿势,双手抱胸道:“哦对,差点忘了,那时候我们还一个房间。”

张起灵道:“凌晨还开着灯。”

吴邪道:“你小子肯定暗地里骂死我了,自己发疯还不让人睡觉。”

张起灵拿起铁盒,直接往嘴里抖了几颗木糖醇,道:“都习惯了。”

吴邪道:“我记得霍家姐妹两个也考上你们学校了。”

张起灵“嗯”了一声。

吴邪道:“还同学吗?”

张起灵道:“她们没进实验班。”他是实验班的。

吴邪笑起来,伸手要揉他的头,想想又打住了,道:“我弟最牛掰。”

他又问有没有女朋友。问得直接,张起灵却道:“我又不是你。”一句话顶得吴邪张口结舌,说话人倒潇洒,闭上眼睛就睡了。

瓶盖一拧,死活敲不开。

青春期是种病。

 

小区是新建的,入住率还不高,这个点人也不多,连跳舞的老太太都还没集合。吴邪住七楼,爬起来还是挺累的,看着那包太沉,他伸手要帮他背上去,却给避开了。爬到七楼,张起灵气息平稳,他却有些喘了,这小孩还是老样子,体力惊人。

进了门,在玄关换鞋,吴邪先一步换好,站在旁边盯着张起灵看,等张起灵站直,忽然把手上盖到他头顶,再平移过来,刚好比到眼睛,笑起来,道:“怎么还是没变,不是正长个儿的时候?”

张起灵抬起头,一双黑黝黝的眼睛平静无波,盯了他好久,忽然一踮脚尖,吴邪神智还没跟上,一只手伸过来托住他后脑勺,往下一按,眉心被吻了一下,小心翼翼,蜻蜓点水似的,非常快。待吴邪回过神,少年已经抽回手,放平脚掌。

“能够到。”

点了下头,脱下书包,跟个没事人似的开电视去了。

直到胖子的电话打过来,吴邪才回神。

 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由ASK点梗【大邪小瓶】衍生,当时写了个段子,阿晨说想搞个漫画出来,于是我又写了个前段,打算起、承、转、合四个部分完的。现在忽然想把它写长了,阿晨的漫画也会出来的XD

放个开头,这学期好多大考略忙,所以是慢更,也许是中篇也许是长篇,就看我话多不多……

PS:年下,年龄差八岁,我真的没有和【八】这个字过不去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3.26更新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  

“晚上喝酒去!” 

一来就是大嗓门。 

吴邪往客厅看了一眼,揉揉太阳穴,没走进去,就站在玄关处,一手抵着墙面,道:“事多着呢。” 

胖子道:“解雨臣陪女人,你能有什么鸟事?” 

吴邪道:“没女人就没人权了?少他妈扯淡,我弟过来了。” 

胖子道:“什么事就不能为兄弟推一下?好不容易约到云彩,说了我们仨,不带上你她会觉着我没安好心。” 

吴邪道:“我谢谢你了胖爷,你那雄壮巍峨的歹心,我这点身板能遮住?我弟过来了。” 

胖子道:“你复读机啊!不就是你弟过来了,搞得跟你媳妇过来似的。” 

吴邪又瞥一眼客厅,电视调在新闻频道。 

小子知道关心国计民生了? 

“第一天,怎么也不能把他一个人晾着。” 

胖子道:“带过来不久完了?” 

吴邪摸出一包烟抛着玩,道:“敢情不是你弟,十六岁,涩着呢。” 

胖子道:“这就是你跟不上时代了,不是胖爷吹,现在孩子一个比一个熊,财务部那老金牙知道吧?女儿上个月查出的宫外孕,十六岁。” 

烟盒落到吴邪手里,没再被扔上去,指尖紧了紧,笑道:“那是家庭教育没跟上。懒得跟你闲扯,还得做饭。你找王盟去,我看情况,不一定来。” 

胖子有点不乐意,又嘀咕了几句,还是挂了。吴邪又在玄关处站了一会,客厅有点暗,荧光从电视屏幕里射出来,忽明忽暗,沙发被墙挡住了,属于盲区,他看不到张起灵。 

黄鹤楼,抽了很久的牌子了,精神上的依赖已经去不掉。他打开烟盒,抽了一支出来,嗅了嗅,没点,随手别到耳朵后面。空调温度有点低了,吹久了会起鸡皮疙瘩。张起灵靠着沙发,视线在天花板上,原来没在看新闻。吴邪拿起遥控器把温度往上调了些,道:“那样吹会感冒,这个温度还行吧?” 

张起灵收回目光来看他,点点头。 

吴邪笑道:“先去洗澡吧,我给你收拾东西。”说着就去拿沙发上的背包。张起灵伸手要夺,吴邪放在提手上的手一顿,兄弟俩都愣了一下。张起灵又把手收回去。 

太见外了。 

吴邪想了想,在他头发上摸了一下,速度很快,几乎是一触就拿开了。很快又去观察张起灵的反应,见他没什么异常,心里舒服了些。早些年——可以把这小孩抱起来的时候,也是亲热过的。 

这小孩从来孤僻,哪怕是当年,他也是一步一步试探着,才逐渐攻破他的防线。好不容易,真的是好不容易,结果这么轻易就功亏一篑了。他刚才的亲热代表什么?青春期劣性?胖子说得对,他跟不上时代了,摸不透小孩的想法,更别说从来就不同于普通小孩的张起灵。 

张起灵伸手来拉背包拉链,摸出换洗的短袖和内裤。吴邪这才反应过来,有点不好意思,连内裤都不给人,差点就直接把包拿走了。 

  

大概就来两个多礼拜,又是男孩子,带的衣物不多,包里主要是书本。客房没衣柜,吴邪把衣物放进小储物柜里,书叠到书桌上——学生专用的,买家具时候就想过给弟弟备下,还是用到了。当时胖子和老痒笑他,给新房子买家具,不为老婆想想,就想到弟弟,活该没女人。 

其实,就这么一个弟弟,无论如何也忘不了的,一直挂在心上。 

收拾好了就去厨房,从冰箱里翻出一只茄子,两棵青菜,两只西红柿,还有一颗蛋,忍不住笑了。刚才还自觉很疼弟弟,结果菜都忘记买——平常一个人,不常做饭。要么跟解雨臣他们在外面吃,要么买快餐,要么下碗面——单身汉的日子,比古文教材还枯燥,教材至少塞得满当当的,还有刁钻的生僻字,而不似发黄的白纸卷。 

“你晚上有事?” 

张起灵擦着头发走进来,眼角还有发梢上滑下来的水珠,眼睛还是那么黑。 

吴邪道:“胖子没出息的,没什么好事。“

张起灵凑过来看了一眼,盆里就那几种蔬菜,还没洗。 

吴挠了挠头发,笑道:“忘记买菜了,先凑合吃……你想吃什么,明天给你做。” 

张起灵道:“都好。” 

吴邪笑:“都好是要怎么伺候你啊?晚上去超市看看,你也去。” 

很久没一起出过门了。 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3.28更新---------------------

最后做了一盘酱炒茄子,一盘西红柿炒蛋,一份青菜汤。要是张起灵不在,对他而言是不错的一餐了。但这还是第一次——将他的现状在张起灵面前全数展览,一直都是他回去,一年前搬家跟着来看过一次,张起灵就没怎么来过了。总想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示出来,就好像很久没有碰头的朋友,一个偶然的机会忽然闲聊起来,总想把近来最好的事向对方阐述。

给张起灵夹菜,习惯了,从小的习惯,后来父母那里吃饭也改不掉。张起灵不挑食,夹什么吃什么,很给吴邪面子。

他笑道:“怎么样,没退步吧?”

最后一次给他做饭,好像是大三的寒假,吴三省夫妇双双出差。

张起灵点头。

吴邪道:“我跟黑眼镜谈过了,礼拜六的课调到礼拜五,带你爬山。”他从三年级开始学钢琴,一直跟这个老师,吴邪早跟人混熟了。

张起灵略微停了筷子,没有异议。

吴邪道:“可惜这里没琴,好久没听你弹。”

张起灵道:“晚上的课,你可以和我去。”又不是没有先例。

吴邪笑:“行。”

 

附近就有个大型超市,两人没搭公交,步行过去。太阳下山了,风还是热的,才洗过澡,身上又黏了一层汗。刚开始那点别扭逐渐淡下去,吴邪勾住他脖子,笑道:“还是小时候搂着舒服,现在不顺手了,骨头也大了,隔手。”

张起灵道:“我小时候那么好?”

侧过头来看了他一眼,眼角好像带了点笑意。

吴邪道:“是啊,小时候可好了,那么大一点。”

张起灵道:“一会嫌我不长个,一会又嫌我长个。”

吴邪笑起来:“还记仇呢。”

张起灵不答。

吴邪道:“我在你这个年纪长得最快,咱妈出差回来就说又长高了——老吴,来看看,你儿子再这样下去得长成怪物!”掐着嗓子学他妈的调子,张起灵也笑了一下。

“我在旁边听着。”张起灵说。

“那时候生长痛,经常半夜腿抽筋疼醒过来。”吴邪笑,“你才那么高,小不点,胸前挂条红领巾。”——还是拽得跟二八五万一样。

超市到了。

路程比他一个人来时短了很多。先去买排骨,说要给他熬汤,长个。张起灵已经懒得争辩,在一旁安静地看着,吴邪发现这小孩有个好处,不同于同龄人,有事没事拿着手机玩,好像一双眼睛都长到屏幕上,长辈批评,左耳进右耳出。好像对什么事都有耐心,不会焦躁,不会无聊,相反的,也不会兴奋。如果吴邪不走,他能在他身边干站着等,等到超市关门。

吴邪又要去买鱼,完了又挑拣了大大小小半筐蔬菜。他很高兴,就是个过路人也能看出来,这人什么都写在脸上。

到最后,就是张起灵也闷不住了,道:“别浪费。”从他手里抢过推车,往蔬菜区外走。

吴邪两手空了,在半空僵持几秒,往他背上一拍,道:“看看有什么想吃的零食。”

张起灵道:“我不爱吃。”

吴邪道:“我爱吃,陪我买吧。”

张起灵扭头,看了他几秒,推车改变了方向。

 

胖子又来过一次电话,吴邪当然意念坚定,说不去就不去。虽然和善,但他这犟脾气也是与生俱来的,从来没变过,一根筋犟到底。张起灵蹲在电视机旁边矮柜前翻茶叶,等他挂了电话,回头道:“铁观音没有了。”

吴邪道:“只有普洱。”

张起灵想了想,把茶叶桶拿出来,往两个空茶杯里撒几片茶叶,转过过去饮水机那里接水。普洱茶香味很浓,吴邪离饮水机近,开水才冲进去就能问道清香,从张起灵手里接过一杯,笑道:“老板去云南旅游,回来打赏的。”

张起灵在他旁边坐下,眯起眼睛啜了几口。

吴邪道:“冰箱里有啤酒,太热了,没事拿出来喝。不过不能喝多——平常别跟人出去喝,烟也别抽。”

张起灵道:“我不抽烟。”顿了顿,“胖子还叫你出去?”

吴邪道:“还让我带上你,放屁。青少年就该在家看电视。”

张起灵道:“你以前也没在家看电视。”

吴邪:“……”

他的青春期,的确是狂野了点。当然,跟非主流还是有本质区别的。以前他爸妈总说,哥哥要有哥哥的样子,做弟弟的楷模,如今总算知道重要性了。虽然他那些蠢事张起灵不会学,但小孩长大了,可以用来打他脸,还挺疼的。

都没立场教育小孩了。

父母不在,难得独处。两个人东拉西扯说了不少——当然都是吴邪在引导话题。明天他还得上班,没有聊太晚就去睡了,张起灵也回了卧室,不知道几点睡的觉。青春期的少年,卧室门一关,电脑一开,鬼知道他在看片还是谈恋爱。狭小的区间里构筑一片自己的小天地,成年人闯不进去。吴邪躺在偌大一个双人床上,设想张起灵谈恋爱的样子,越想越觉得荒唐,不知道什么时候睡了过去。

 

----

第一章完,下章时间倒退,嫩呼呼的张起灵小朋友登场。

 

评论 ( 14 )
热度 ( 68 )

© 子扶 | Powered by LOFTER